白开水味的alpha

鄀前月作品已完结6.9万字2023-12-09 22:14:16

最新章节:过往×崩溃

楼鹊是一个白开水味的alpha。她性格平稳得有些懒散,不喜与同类竞争,给人的感觉更像个beta,而她自己也常年找beta当恋人。直到大学里,她遇到了“命中注定”的omega,两人坠入爱河,定下婚约。谁知婚礼在即,她的未婚o和发小a竟然躺在了同一张床上。楼鹊:卧槽?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例:UC浏览器、QQ浏览器)
蚂蚁小说手机版网址 m.eexs.cc

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内容预览加入书架

楼鹊是一个白开水味的alpha。 顾名思义,她的信息素淡而无味,几乎不会被人察觉。同时她的第二性别特征也并不明显:很少发情、不会沉迷于特定omega的气味,也难以用白开水味去吸引omega。学习能力与身体素质都仅是A的水平,处于alpha的平均线,不出众、也不落后。 楼鹊是一个独特又平庸的alpha。或者说,比起alpha,她其实更像个beta,尤其是性格方面。 像是与信息素相辅相成一样,她性子很平和,没有大多数同性心中的那股骄傲。楼鹊打从心底认为,性别仅仅是器官上的差异罢了。 因此,即使是性别分化后,她也依旧和变成beta、omega的朋友们相处融洽。往后的几年里,楼鹊友人群体的abo性别比也保持着均衡。 白开水味的alpha,这么看来也并不糟糕。况且,对于征服欲低下的楼鹊来说,相对更加独立自强的beta更容易引起她的好感。 楼鹊的父母也十分开明,并不企图像别的家族一样依靠ao政治联姻来获取利益,而是支持她跟从自己的想法。 ?不过,就算是自由恋爱,也绝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玩弄别人的感情了——? 父母给自己女儿设置了这样一条底线。 这是三观健全的家庭里再正常不过的叮嘱,楼鹊听了却不禁流下几滴冷汗。原因很简单,虽说不是有意为之,但她曾确实让某人受伤过。 ——那是她性别尚未分化时的事情了。 彼时,楼鹊十五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某一个黄昏,她独自坐在教室里,对着试卷最后一道题苦苦思索。 烦躁不已时,班上的优等生走过来,用温润的声音问她:?是哪里不太懂吗?? 作为学习委员,他帮楼鹊解答,是本职工作。但他凑过来时微微俯下的身躯,衣服上淡淡的熏香味,以及夕阳下柔和俊俏的面庞,无一例外都让她心动了。 于是楼鹊追求他,笨拙地给他送花,为他写情书,给他带零食。 三个月后,他送了她一串亲手编织的手链。 他们都是第一次谈恋爱,青涩而热烈。像他那样柔和内敛的人,在望向...

开始阅读
最新章节
章节列表
相邻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

缺月昏昏(女尊NPH)

孟今今魂穿到了一个女尊朝代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有一个冠绝天城的没落贵族相公。谋害妻主,与别的女人藕断丝连,常常给她招来麻烦事原身除了情债什么债都欠。她来了后,除了情债什么...

[综英美]超英来自提瓦特

综英美超英来自提瓦特由作者不归终创作连载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综英美超英来自提瓦特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潘朵拉之翼

伊古尔,一个浑然天成的魔术师。没有经过魔法学院阿克夏指导便拥有天赋魔法的爽朗青年。每天睁开眼皮,跟随盗贼组织潘朵拉脚步大吵大闹偷抢拐骗各大城市稀世珍宝,是蓝色魔术师再稀松平常不过的...

禁色

排雷男二上位文。女主很渣,是真的渣。脑洞来源于白马会所和电影鸭王,讲一个渣女为人情妇还妄图与会所头牌旧情复燃的狗血故事。关融无法忍受周恺身上每天不同的香水味,有天终于哀求他,你不要再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了好不好,你要钱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周恺笑了,用顾元恒包养你的钱来包养我吗?既然你割舍不了他,那就别来要求我。女主坐台女,男主鸭子,男二残疾人。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九零之读心神探

九零之读心神探由作者胡六月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九零之读心神探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熯冰菟憐

「你的活動範圍除了這個房間,就是書房,聽見了嗎?」一名長得的非常帥氣的金髮alpha這麼說道。「是。」長得小小軟軟的黑髮omega這麼回答,像是在對待主人一樣的恭敬,根本不像是今天嫁進來的男主人應該有的樣子。「你最好說到做到。」alpha淡淡的說,關門便走,沒有任何一點留戀。小小的omega看起來有點難過,把自己整個人蜷縮起來,埋在被子裡面一顫一抖的。「主人?該吃晚餐了。」門外的女僕敲了敲門道。「來了。」omega胡亂的抹著淚水,接下女僕推進來的餐車。「主人?」omega才一接下餐車就又哭了,讓女僕瞬間慌了手腳。「我我沒事」omega不斷的搖頭,說著沒事,讓她不用擔心。女僕看人這樣,忍不住就心軟了幾分。「我吃飽會嗚推出去的」omega小心翼翼的說。「但是」女僕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眼前的小omega給請了出去。「妳說什麼?」金髮alpha聽見女僕的話之後,挑起了眉。「那個主人要不要去看一」話未落,桌上的瓷杯便瞬間被掃落。「出去!」金髮alpha說道,被局勢所迫而娶的omega已經夠讓他心煩的了,這omega還哭什麼?最該哭得應該是他!為了娶他,他跟交往一年多的女友在昨天分手了!金髮alpha生氣的再度摔破瓷盤。這是一個瀰漫在黑霧下的聯姻。首发po18decomwoo14com...